您好! 欢迎访问河北企业服务网!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河北工人报企业服务网 > 维权服务维权服务
“技术入股”的总经理 是否与企业存在劳动关系?
来源:河北工人报 时间:2019-8-5 9:02:14 浏览:207次

对技术入股的“打工皇帝”,该不该予以劳动法律上的“倾斜保护”,这在司法实务中备受争议,也让“打工皇帝”们备受折磨。这种争议的“起手式”,往往是双方法律关系的定性:是仅存在基于投资行为的股东关系,还是既存在股东关系也存在劳动关系,而劳动关系的认定依据又是什么?

■基本案情:                 

出资30%的公司经理被“炒鱿鱼”

2011年3月1日,刘某与黄某签订《合作协议》,有关内容为:刘某以厂房8000平方米及设备投入,供刘某与黄某的工厂使用;刘某出资25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0%;黄某出资现金50万元、技术4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0%;合伙期间各合伙人的出资为共有资产。合伙经营的盈利和亏损分配为刘某70%、黄某30%。经股东双方协商决定薪酬标准为:刘某每月10000元,黄某每月15000元。

工商登记机关《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载明,企业名称某橱柜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某(刘某的妻子),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成立日期2011年3月21日,股东潘某某,实缴出资额700万元,出资比例70%,出资方式货币,股东黄某,实缴出资额300万元,出资比例30%,出资方式货币。

黄某在参与公司生产经营管理过程中,领取了公司股东利润分红的酬金。

2016年7月25日,某公司作出《关于对黄某的处理决定》,决定免除黄某的公司总经理及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其职责范围的具体工作事项由刘某负责。

黄某申请劳动仲裁。2017年1月17日,当地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认定黄某、某公司不符合劳动关系成立要件,不足以证明存在劳动关系,裁决驳回黄某各项仲裁请求事项。

■一审裁决:                 

双方系公司与股东关系 

黄某不服劳动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事项共五项:1.判令某公司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判令某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3.判令某公司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45000元;4.判令某公司补缴2011年3月21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期间的社会保险金和住房公积金;5.判令某公司承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载明事项,黄某与潘某某作为股东共同出资成立某公司,黄某参与了某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领取了某公司股东利润分红的酬金。黄某、某公司之间系公司与股东关系,不是劳动合同关系,不受劳动法律、法规的调整。刘某与黄某签订的《合作协议》中,约定经股东协商决定薪酬标准为刘某每月10000元,黄某每月15000元,应认定为系刘某与黄某的个人约定,刘某与黄某的薪酬应为股东利润分红的酬金,并不是劳动工资。

一审判决:驳回黄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黄某负担。

■二审裁决:                 

双方系劳动关系部分请求获支持

黄某因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依法改判支持黄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是一审判决以黄某是某公司的股东认定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错误。黄某是某公司的股东双方没有争议,黄某被聘为公司总经理,受公司的管理,领取固定的劳动报酬,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

某公司辩称:黄某与刘某合伙合作协议明确证实黄某与公司存在公司与股东之间投资入股,参与管理,按股分红的关系,不存在股东与劳动者身份竞合的事实。双方没有劳动合同,只有合伙合作协议,15000元是分红款,不是工资报酬。黄某是技术入股,理应参与公司的管理,进行技术指导,以此才能领取股东利润分红,不可能再重复领取劳动报酬。黄某提供的工资清单是股东之间分红酬金清单,名片是黄某自自制的,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

二审法院认为,黄某是某公司的股东,同时,又被公司聘为总经理,受公司的管理,并领取劳动报酬,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某公司称其约定的薪酬每月15000元是股东分红显然与事实不符,一审以黄某是某公司的股东,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黄某与刘某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了合作事项,同时,也有劳动合同内容。应认定某公司与黄某签订了劳动合同,且该劳动合同并没有约定劳动期限,因此,黄某再要求某公司与其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以及要求某公司支付双倍工资差额,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以及《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的规定,黄某自2012年起,每年应享受5天的带薪年休假,至2016年,黄某应享受5年的年休假,共计25天。某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黄某已休年休假,因此,黄某要求某公司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应予支持。黄某2011年工作不满一年,不应享受年休假,因此,其要求2011年的年休假工资,法院不予支持。黄某未休年休假工资应为37500元,扣除已支付的正常工资12500元,某公司还应支付黄某未支付年休假工资25000元。

黄某在某公司工作期间,某公司未为黄某办理社会保险及缴纳社会保险费用,现黄某要求某公司为其补缴社会保险金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住房公积金不属社会保险,法律并没有规定企业必须为职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因此,黄某要求某公司为其缴纳住房公积金没有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判决如下: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某橱柜公司支付黄某未休年休假工资25000元;某橱柜有限公司为黄某缴纳自2011年3月21日至判决生效之日的社会保险(单位承担部分由单位承担,个人承担部分由个人承担,具体数额由社会保险机构确定);驳回黄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权益提醒:                 

自然人股东与职工身份可同存

取得公司股东的“身份”。依据《公司法》规定,自然人履行出资义务(包括认缴出资)、依法受让公司股东的股权转让(包括赠与)或者依据相关约定从公司受让股权,均可以取得公司股东的“身份”,该自然人与所持股权的公司建立股东法律关系。股东根据所持股比例和公司分配方案决议取得相应的股利(股息或者分红),根据公司法律和公司章程等规定、或者其他约定行使股东权利。

自然人的股东身份与职工身份。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公司分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还可分为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自然人股东可以在所持股权的公司就业或者任职,也可以不在其所持股的公司就业或者任职。确认职工身份,一般依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通过确认劳动关系予以认定,并不存在职工身份识别上的太大困难。

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公司是不是存在劳动关系,这些“打工皇帝”是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劳动者”(俗称为职工),确实是目前司法实务上的难点在问题。我国《劳动法》并未将公司的“董监高”排除在劳动者的之外。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11条明确规定,“根据劳动部《实施〈劳动法〉中有关劳动合同问题的解答》(劳部发〔1995〕202号)的规定,经理由其上级部门聘任(委任)的,应与聘任(委任)部门签订劳动合同。实行公司制的经理和有关经营管理人员,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规定与董事会签订劳动合同。”如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也应当适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和案件事实来确认法律关系。但是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董监高”是公司法人机关的组成人员,拥有参与公司经营决策的职权,与一般职工相比拥有更大的谈判能力和实力,严格来说,他们并不应是“弱者”,如何给予他们“适当”的“倾斜保护”的劳动法律保护,确实存在“盲区”和“空白”。

■本报记者贺耀弘


上一条:“在职收入证明”能否碰瓷儿劳动关系
下一条:民间借贷花样多 保留证据是关键
信息推荐
石家庄综合保税区与国际接轨与…

[详细]
小微企业孵化园发展的调查报告
“WDXR”1+6服务平台项目解读
河北老年大学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
2019第二届中国生态农业产业大会暨
友情链接
河工新闻网 | 河北省榜书网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网
会员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河北企业服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河北供求网 河北名企网荣誉企业-河北企业名录已收录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