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河北企业服务网!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河北工人报企业服务网 > 维权服务维权服务
我们该拿什么保卫婚姻?
时间:2016-7-18 9:50:40 浏览:1514次

    今年7月11日,国家民政部公布的《2015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去年,中国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共有384.1万对,“粗离婚率”(离婚的次数或离婚的对数除以总人口数)为2.8‰。相比2002年中国“粗离婚”率仅有0.90‰,13年来,粗离婚率逐年攀升。

    从微观上看,石家庄裕华区人民法院婚姻家庭法庭的法官们通过办理案件,也认同离婚率不断走高的观点。他们在谈到离婚时说,女性起诉、“80后”、“长期分居”、“婚外情”、冲动等,都是粗离婚率增长所绕不开的关键词……

    爱情、感情是个人之间的私事,然而,家和万事兴,婚姻则是社会“公事”。安居乐业、柴米油盐,经济、社会、文化等各种因素,都会投射在婚姻家庭生活上,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们的幸福感,影响着粗离婚率的变化。透过重大社会变化和重要社会规则变动,也许我们能够发现保卫婚姻家庭和谐发展的“秘诀”。

    1

    休息探亲的缺失

    是否是压垮婚姻的“稻草”

 

    一向十分和善随和的楚老头,办了一件让领导和同事们非常不能理解的事。2015年6月,他领了退休证后办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找律师打劳动官司,状告单位侵害其休息休假权利。

    老楚是石家庄市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从事后勤门卫工作。他说,他每天上班12小时,两周才能休一个公休日。倒班时,36个小时都要吃住在单位,节假日也得正常排班工作。他没有时间照顾生病的老人,没有时间管孩子,夫妻感情也因此变淡,他觉得自己活着特别不如意……

    闻听老楚打官司,单位领导亲自找到老楚家中,跟他说,若是家里经济困难,或者治病需要钱,单位愿意出钱,多的话也可以借他给……老楚坚决地拒绝了。他说,多少钱也换不回失去的休息休假时间,换不回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工作时间太长,家就像旅馆,睡觉、吃饭、换洗衣服,夫妻生活、家庭生活被压缩到极致。”裕华区法院婚姻家庭法庭的法官们在办案中发现,一方长期在外,夫妻两地分居,女方一人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生活压力等都得自己扛。精神的空虚寂寞往往是靠网络、靠手机填补,夫妻感情因空间疏理而变淡。若夫妻互不理解,彼此又不善于沟通,“网络情人”便会乘虚而入……夫妻分居、工作太忙,也许不是导致离婚的直接原因,但一定是压垮婚姻的若干“稻草”中的一根。

    法官们的总结或许只是主观感受,而权威统计则具有其代表性。今年2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长1.3%。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增长0.4%;本地农民工10863万人,增长2.7%。河南学者的问卷调查显示:26.2%的农民工一年或超过一年才回家一次,29.7%的在外务工者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才通过手机等通信手段与家人联系一次。当被问及丈夫长期不在,情感是否感到孤独时,70.0%的被访者的回答是肯定的。

    更深的原因也许是在效率优先政策的主导下,依靠长时间工作来提高产值的模式,已经影响到了职工群众的婚姻家庭生活。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会干部认为,休息休假与支付加班工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其实,很多企业、职工和工会干部,甚至包括社会有关方面,都存在认识误区。职工的休息休假权,不仅仅是职工恢复体力,更是作为人、家庭和社会活动所必需的时间自由和人身自由。因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中明确规定,休息休假权是职工的基本权益,是需要切实依法保障的五项权利之一。最高层已经开始关注这些问题了,希望权威部门和有关机构有具体的行动。

    探亲待遇是不是只有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人员才享有?这是包括律师在内的广大法律工作者们的一大困惑。1981年3月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批准了《国务院关于职工探亲待遇的规定》,1981年3月14日,国务院公布施行。从制定机关、制定层级来看,其应约束全部用人单位。但是其第2条规定:“凡在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和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工作满一年的固定职工,与配偶不住在一起,又不能在公休假日团聚的,可以享受本规定探望配偶的待遇……”今天,非国有企业能否适用、如何适用该规定,人民法院在办案中也很为难。

    大量人员流动导致“分居婚姻”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过长时间工作侵占家庭生活也十分普遍。问题不难发现,解决难度却不小,一位企业负责人说,市场竞争已使每个企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单个企业无力从根本上改变现行劳动用工和企业发展的游戏规则,这种拼人力、拼成本的传统竞争模式,只有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才能实现转型发展。

    2

    “婚姻医生”的缺失

    是否让夫妻矛盾“小病拖大”

 

    在人们眼中,李姐太出色了。她烧得一手好菜,衣着、生活都很讲求品味,对婆家人、娘家人都很大方,就连亲戚朋友也没有不认可她的。工作上,她更是一把好手,从公司财务干起,如今做建设工程已是能独当一面。同时,李姐也收入不菲。相比之下,李姐的丈夫似乎总是时运不济,不是干完工程后欠款追不回,就是遇人不淑,工程款项被人骗走,损失不小。起初,李姐尚能同意用家里的钱替丈夫堵“窟窿”,但时间长了,一个人赚的大把钞票,总是让另一人赔出去,久劝无用,就伤了夫妻感情。李姐的婚姻亮起“红灯”,要么离婚,要么维持有名无实的婚姻“躯壳”,两个人都很痛苦,甚至为此影响了孩子的学业。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这是我国《婚姻法》的原则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一》对此具体规定,“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但是,如今家庭财产的数量和增长已不同于以往,夫妻之间的问题,既有日常生活支出和财产处理的矛盾,更有非因日常生活处理财产的矛盾,还有其他矛盾,夫妻冲突该如何处理和化解呢?

    在学者们看来,中国已经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主从”模式,发展到现在普遍的夫妻“共治”模式。其中,女性的变化最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过去的男性择偶标准,如今基本成为女性得“标配”。特别是网络广泛普及的今天,除少数偏远地区,所谓“头发长、见识短”的“家庭妇女”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旧权威消失了,而新权威、新机制、新方法却尚不到位。虽然有人怀念“夫唱妇随”的过去,但毕竟我们不能退回过去了。

    “女性过于强势对婚姻不利。”法官们发现,近年来,女方提出离婚诉讼的比例较高,已经超过男方诉请离婚数量;女性能干是好事,但在家庭生活中女方过于强势,容易导致婚姻解体;再者,经济因素对家庭的粘合作用在降低,男性家庭暴力也极易导致难以挽回的婚姻破裂。为降低离婚率,裕华区法院探索建立离婚冷静期制度,引入“婚姻家庭指导师”诊断婚姻家庭的“病根”,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他们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观念在今天应彻底摒弃。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生病。家庭处在网络影响、社会变革的复杂环境中,婚姻也会“生病”,也同样需要引入专业力量,像“婚姻医生”,就可以给濒临破裂的婚姻查出病根、给出良方,及时、主动处理好夫妻矛盾。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已启动“家事审判”的探索和改革,正是回应这一社会变化。

    在心理医生和专业的婚姻指导师的眼里,夫妻冲突并不仅是二个人之间的心理问题,而是都带着各自父母的“心理定式”介入;地域间的文化传统差异,也一定会投影在“跨区婚姻”的夫妻冲突中。传统“和稀泥”式的调解,虽能起到不良情绪发泄的功能,其短处也十分明显。家庭施暴者既是“加害者”,也是心理疾病的受害者。而根治“洁癖”、“网瘾”等心理亚健康、心理疾病,只能通过专业指导或专业治疗。随着社会发展变化,心理健康、沟通技术及“爱的艺术”应不同于过去,应有更高的要求和体验。提前、主动寻求婚姻家庭指导师、心理医生等专业人士的帮助,有助于在矛盾早、小、少的状态下解决夫妻冲突,保卫好自己的婚姻家庭。另一方面,国家也应帮助和支持这些专业力量的发展。

    3

    “8年共有”规则的消失

    低成本是否是离婚“推手”

 

    一位女职工嫁给一个大学生,住进了男方父母提供的一套新婚住房,开始了外人看来很幸福的婚姻生活。六年多时间里,女职工不仅生养孩子,而且勤奋工作。她挣下的工资,除了购置基本家用电器,甚至没有给自己添置过什么像样的衣服,家庭收入基本上都供丈夫读书了。丈夫从硕士读到了博士,因为彼此生活的分离,加上各方面的差异变化,夫妻感情走到了尽头——离婚成为必然。

    人们尽可认为男方是现代“陈世美”,在道德上大加指责,但是,对张家口两级法院的法官们而言,则是该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落实公正司法、公平合理的断案。这起案件中的房产虽然值钱,但是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的规定,却不能按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而其他可供分割的财产几乎没有……

    张家口的两位法官投书专业刊物,称:在家庭财产因一方消耗转为个人的人力资源时,离婚分割共同财产中充分考虑,应尽快将“家庭劳动”等家庭付出进行价值量化,以维护婚姻家庭付出较多一方的合法权益……

    1993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法发[1993]32号)曾规定:“一方婚前个人所有的财产,婚后由双方共同使用、经营、管理的,房屋和其他价值较大的生产资料经过8年,贵重的生活资料经过4年,可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据此,如果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则住房等财产也应分割。

    但是,我国《物权法》出台后,上述司法规定不断受到批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则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据此,既然是一方财产(通常是男方提供婚房),就不存在分割问题,而家务劳动等家庭付出(通常是女性),现阶段又没有进行量化的规则,受到损害的往往是家庭付出较大的一方。

    “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从打离婚得到单位开证明信的“麻烦”,到闪婚、闪离的“方便”,我们实际上经历了两个极端。省妇联一位长期研究妇女权益的同志说,离婚成本太高,用经济捆绑夫妻,固然不可取。但是,离婚没有成本或者成本太低,同样是不可取的。因为如此以来,对婚姻过错方而言,不仅放纵了他们违反夫妻相互忠实的法定义务,放纵了他们违反抚养未成人的法定义务,而且更是对不道德者的放纵。

    从总体上看,女性在离婚中往往是受损害较大的一方,离婚也对未成年人成长不利。现行规则过分注重的婚姻自由原则,应以适当程序和方式加大婚姻过错方的责任,适当提高离婚成本。

    ■本报记者贺耀弘

 

上一条:延迟退休影响几何?
下一条:职工拒签劳动合同 单位未及时辞退支付二倍工资
政策法规
维权资讯
维权案例
媒体关注
维权申请
信息推荐
采血车进驾校
   5月22日,河北省血液中心的采血车开进了石家庄...
[详细]
小微企业孵化园发展的调查报告
“WDXR”1+6服务平台项目解读
冀中能源邢矿集团金谷煤业全面推动绿…
冀中能源邢矿集团老母坡煤业精耕细作…
友情链接
河工新闻网 | 河北省榜书网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网
会员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河北企业服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河北供求网 河北名企网荣誉企业-河北企业名录已收录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我们立即删除!